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痴论坛

不求闻达于网络,只求网上代保存

 
 
 

日志

 
 
关于我

传统中断,道德滑坡,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让我们共同垒起一个道德的坡,解决我们拿什么教育我们的子孙后代的问题!

网易考拉推荐

三论‘“党管一切”是腐败之根’  

2014-08-09 10:27:58|  分类: 随笔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人是道地的农村人,祖上辈辈没有出过一个读书人,更没有出过一个官,哪怕是科级以下的小官。所以从小到大,十分相信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的一切,党章党纲里面的话我都信为金科玉律。从高中起就一直向往着自己能成为一个:“特殊材料制成的人”,到考上了大学,更相信我这个放牛娃的命运是没有共产党就不可能成为大学生。1963年进大学,对于家庭状况我说了真话,说我有四个哥哥都在工作,但都分家了。这一下我连助学金都没有资格申请。这我不怪别人,只怪同学们没有公道。到大家退休后的今天我才知道,只有我一个说了真话,连那两个声称是孤儿的同学都有当官的堂兄支持。1963年到1964年,进行入学教育,大家都必须用事实说明自己从政治学习中得到进步。结果就出现了每一次开会,大家都骂自己是王八蛋过去多么糊涂,现在认清了。本人不这样说,也就当不了先进。1964年我为了用行动表示对党的感恩,什么工作都抢着做,什么工作都弄得有声有色。但最后被辅导员把我推出了,班长不让当当了年级生活委员。最后一直被明升暗降弄到校学生会当了个生活部长。后来才知道,大学里班长才是最有前途的官,因为毕业分配班长得辅导员关照最多。由于不满,也由于文革开头的阶级路线辩论,我成了武汉大学第一批造反派。亲眼见大专院校红卫兵的倒行逆施,亲眼见江城人民对造反派的支持。亲眼见八二零一部队的武装游行,亲眼见百万雄师的杀人打砸,但事后一转眼间,造反派被用各种手法整下来,成为发动文革的替罪羊,而杀人如麻的百万雄师成了正面人物。后人研究武汉文革历史人的不用想就知道,什么汉轧武斗,新中原武斗,什么六二四武斗,总之一切武斗都发生在造反派占多数的工厂单元位。这就相当于日本人说抗日战争是别人侵略了日本一样不合理。但就这样的不合理能被人信以为真,当年武汉市数百万人上街支持造反派,最后钱运录这个王八蛋当了湖北大事记的主编就能一手遮天,没有一个人出来说真话。对共产党我是真的失望极了。1987年湖北省化工厂党委书记吴党生碰到我随口打了个招呼,问,老吴最近怎么没有写入党申请书呀。我也就随口回答,前三十年党在考验我,后三十年该我来考验贵党了。吴党生大惊,你怎么这样说!我说,我这是真话。最后,我到了广东。吴党生进了牢房。

本人一生不贪钱,不光是不贪,甚至不爱不凭劳力来的钱。本人记忆力不错,但不玩牌不赌博;本人智商不低,但不抄股不买彩票,本人并不富,但不贪意外之财。本人1994年内部退休,当了武汉一家民办科研所的打工者,先当总工,后又当所办主任。但老板就是不相信而且怕我。为什么?因为他找不到本人是为什么这样努力工作的理由,不贪财,不爱钱,不爱玩。总以为这样的人可怕,他贪的一定更大。2001年,本人在东莞麻涌当珠江陶瓷厂破产清算小组组长,带着两个人,负责清算一个剩余资产七百多万,负债三千多万的企业。结果全部理清负债,没有一个人相信本人一文没多拿。本人按老板许诺三千元一个月,却按老板承诺给他那些当厂长副厂长的把工厂弄破产的人发五千一个月。这钱也不是老板给的,是本人得法庭允许变卖设备的钱。2003年初本人加盟私立华联学院,2005——2008年间,本人经手编印近三十本书,印刷费近百万元,一分没有多拿,那些原来靠印刷赚外快的人对我无可奈何。这一些,这个社会没有人信,连我曾经的家人也没有人信,他们总以为我藏有至少几十万元不拿出来。这个社会就是一个不能清廉的社会,之所以这样,就是执政党要“一切权力归于党”造成的。

其实1987年的时候,湖北省化工厂曾经要“提拔”本人当研究室主任本人不干,当时本人已经年近五十,再当个什么科长实在意义不大。但当时的总工胡年继用高工的职称威胁我才不得不答应。但后来又加一个要先当副的,他们保证二个月后扶正。我就彻底翻脸了,要我当官是要我卖命不是让我享福。这让我最后认清了“党管一切”是什么意思。不怕执政党找麻烦,这个党实在是一个把好人变成坏人,把君子变成小人,把清官变成贪官的利益集团。

本人不敢说是个什么人才,智商在中人之上吧。现年七十有一,打字还能维持每分钟一百字左右,写文章能一天写六七千字,从来不要无义之财,从来不说违心之话。但逼到本人成了老愤青,一切来源于入党就是为了特权的执政党的性质,这是一个容不下正人君子的党,进了这个党就不能不腐败。这个社会容不下我,我也不适应这个社会,好在年过七旬离死不远,我也不怕他了。上述我说的一切是经得起调查的,不信者可以调查我的一切。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