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痴论坛

不求闻达于网络,只求网上代保存

 
 
 

日志

 
 
关于我

传统中断,道德滑坡,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让我们共同垒起一个道德的坡,解决我们拿什么教育我们的子孙后代的问题!

网易考拉推荐

故人去世  

2016-01-13 17:23:38|  分类: 随笔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天侄儿来电,同村吴水涛去世。吴水涛算是我的儿时玩佯,比我小两岁,其母有神经病,看也是遗传。水涛的大姐叫大菊,二姐叫小菊。大姐出嫁后不久神经失常而去世,当时我还小,只记得此事。其二姐小菊则比我大一岁,是小时放牛的同伴。小菊有一只眼睛瞎了,很不得同龄人待见。而我则恰好是个癞瘌,也不受人待见,所以我们小时放牛总是同路。她家是条母牛,我家是条公牛,也不打架,很是平安无事。牛在一起吃草,我们就在一起玩过家家,用瓦片当碗,把田上菜,剪子菜,香地菜(荠菜),马齿苋弄来,有时还偷一点没有成熟的花生什么的,弄成一大桌,有的假装做熟就吃掉,有的玩过后就不要了。其实我说的那几样菜都是能生吃的。再就是把玩死了的蚂蚁,蚂蚱埋起来,学着村里人给老人出葬一样举行葬礼。在我读高中要毕业那一年她出嫁后就不拓结果,后来很多年才知道出嫁不两年就自杀了。为此,我也就与这个吴水涛走得很近。三年困难时期,我们一起到湖北牌州捡稻穗。水涛人比我小,但比我机灵,为此我很看重他。1964年我在大二,一时心中不快,总想自杀,但又知道这样不对,很危险,所以总是到汉口火车站候车室看南来北往的流浪人群,也算是看人家的不幸来平复自己的伤口吧,也是一种不正当的心理了。但每次我都只能退出一天的餐票钱做路费,所以一天就不吃不喝/有一次,突然听身后有人叫我,说,这是一个客人买的发糕,还没动就走了,你吃吧!我含着泪吃了这两块还冒着执气的发糕,从此终生不忘。1968年,我不管是富还是穷,只要回家乡,总经给他送香烟,过年过节就送钱,不多,一百元而己。现在他就这样去了,心中好像空了一块一样,写下这几个字算是对自己良心的一个交代。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